安徒生童话故事《屎壳郎》

| 2021-1-9|

安徒生童话故事《屎壳郎》

  【作品简介】安徒生童话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的童话作品,也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童话作品集之一。他最著名的童话故事有《海的女儿》、《小锡兵》、《冰雪女王》、《拇指姑娘》、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、《丑小鸭》和《红鞋》等。尽管创作体裁属于童话,但是其中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。

  屎壳郎

  皇帝的马钉上了金掌,两只蹄子上各一个。

  为什么它会得到金马掌?

  它是最漂亮的动物,有漂亮的腿,眼睛露出很机智的神情,马鬃散挂在脖子上像一片丝纱。它曾驮着它的主人奔驰于枪林弹雨之中,听到过子弹呼啸。敌人逼近的时候,它用口咬,用腿踢四周的敌人,参加了战斗。它驮着自己的皇帝一步纵过倒下的敌人的马,拯救了自己皇帝的赤金皇冠,拯救了自己皇帝的比金冠还重要的性命。因此,皇帝的马得了金掌,两只蹄子上各一个。

  屎壳郎往前爬了过来。

  "先给大的钉,再给小的钉,"它说道,"然而,并不是尺寸的问题。"于是它伸出了它那些又瘦又细的腿来。

  "你要干什么?"铁匠问道。

  "金掌!"屎壳郎回答道。

  "你怕是头脑发昏了吧!"铁匠说道,"你也要金掌?""金掌!"屎壳郎说道,"难道我不是跟那头大兽一样地货真价实吗?有人照料它,给它刷洗,伺候它,喂它吃,喂它喝。难道我不也是皇帝马厩里的吗?"

  "可是,那匹马是怎么得到金掌的?"铁匠问道,"你不清楚吗?"

  "清楚?我清楚,这是对我的蔑视,"屎壳郎说道,"这是一种侮辱——现在,所以我要出走到大世界里去了。"

  "去你的吧!"铁匠说道。

  "粗暴的家伙!"屎壳郎说道。之后便走出去了。飞了一小程,它便来到了一个可爱的小花园,那里飘着玫瑰和薰衣草的香味。

  "这儿不是很漂亮吗?"一只小瓢虫说道。小瓢虫拍着它那像盾牌一样坚硬的带黑点的红翅膀飞来飞去。"这儿的气味多香甜,这儿多美丽!"

  "我住惯更好的地方,"屎壳郎说道,"你说这儿美丽?这儿连一堆粪都没有。"

  于是它继续往前爬去,爬进了一大丛紫罗兰的荫影中。紫罗兰上爬着一只毛毛虫。

  "世界还真是美丽啊!"毛毛虫说道,"太阳暖暖的!一切都这么美好!有朝一日我睡着了,而且像人们说的那样死掉,那么,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一只蝴蝶了。"

  "亏你想得出来!"屎壳郎说道,"现在我们像蝴蝶一样飞起来了!我是皇帝马厩里来的。可是那里,就连皇帝那匹蹄上钉了我不要的金掌的宝贝宠马,都没有这种非分之想。长上翅膀!飞啊!是啊,现在我们飞了!"接着屎壳郎便飞了起来。"我不要生气的,可是我仍然有气了。"

  之后,它落到了一大块草皮上。它在这里躺了一小会儿,接着就睡着了。

  天呀!好急的雨哟!雨点声把屎壳郎吵醒了,它立刻就想钻到地里去,但是没有办到。它翻了过来,一会儿肚子朝下,一会儿又肚子朝天地游了一程。飞起来是连想都不能想的事,看来它是无法活着逃出这片草地了。他干脆就在它躺的地方躺下来,就那么躺着。

  后来,雨小了一些。屎壳郎眨眨眼,甩掉蒙在眼上的雨水。它隐约地看到了有点白色的东西,那是一块人家准备漂白的床单。它爬到那里,爬到了湿床单的一个摺缝里去。这真不像躺在马厩里那暖和的粪堆里。可是,现在这里比这再舒服的地方是没有了。于是它在这里呆了一天,又一夜,雨还是不停地下着。清早,屎壳郎爬了出来,它对天气恼火极了。

  床单上有两只青蛙,它们那明亮的眼睛闪着欢快的光。"这天气真舒服!"一只青蛙说道。"多么清新!床单又兜了这么多的水!我的后脚有些发痒,就好像我要游水了一样。""我真不知道,"另外一只说道,"那到处飞来飞去的燕子,它在国外的旅行中,是否发现过有比我们国家天气更好的地方。蒙蒙的细雨,潮湿的空气!就好像你是躺在一条潮湿的水沟里一样!要是有人不喜欢这个,那他真叫是不爱国了。""这么说,你们从来没有去过皇帝的马厩里,是不是?"屎壳郎问道。"那里面的那种潮湿是又温暖又有滋味!我习惯那种气候,那是我的天气,可是,那是无法带着出门的。这园子里,没有那种像我这样体面的人可以爬进去舒服舒服的地方吗?"

  但是,青蛙不明白它说的,或许是不愿意明白。

  "我是从来不问第二遍的,"屎壳郎在他说了第三遍而没有得到回答时这么说道。

  于是它又往前爬了一程,到了一块破花盆片的地方。它本不该在这个地方,但是既然已经在这儿,于是这里便成了可以蔽身的地方。有几家蠼螋住在这里。它们要求的居住空间不大,只要求大家挤在一起。雌的特别有母性,所以它们的每个孩子都是最漂亮的,最聪明的。

  "我们的儿子订婚了,"有一位母亲说道,"我那可爱的天真活泼的小宝宝!他的最高的愿望就是有那么一天,能爬到一个牧师的`耳朵里去。他非常可爱,非常天真,订了婚会对他有所约束;当妈妈的是非常高兴的。"

  "我们的儿子,"另外一位母亲说道,"刚从蛋壳出来便玩耍起来。他精力充沛得不得了,把自己头上的须子都跑丢了。做妈妈的简直太高兴了!是不是?屎壳郎先生?"它们从它的长相认出了它来。

  "你们两位都是对的,"屎壳郎说道。接着它便被邀请进屋去,一直深到破盆片下面能爬到的地方。

  "现在您也该看看我的小蠼螋了,"第三位、第四位母亲说道,"他们真是最可爱的孩子了,非常有趣!他们从来不调皮,除非他们肚子疼。可是,他们这些个孩子,肚子疼的事是常有的事。"

  接着,一位位当母亲的都讲起了自己的孩子。孩子们也参加谈论,而且还用他们的尾铗子去捋屎壳郎嘴上的须子。"他们总是什么都要摸摸动动的,这些小混帐!"几位母亲都说道,流露出了深深的母爱。可是,屎壳郎觉得太无聊了,于是它打听是不是离开粪肥堆很远。

  "那真是远在天边,在沟的那边,"蠼螋说道,"那么远,我真的希望我的孩子谁也别跑到那边去,那样我就活不成了。"

  "那么远,我倒要试试爬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,"屎壳郎说道,连道别一声都没有说便走开了。这样对待女性可真够体面的了。

  在水沟旁边,它遇到了几位自己一类的东西,全是屎壳郎。

  "我们住在这儿,"它们说道。"我们过得挺自在!热忱欢迎您到我们这块肥沃的地方!旅途一定叫您疲乏了。"

  "就是的,"屎壳郎说道。"我下雨天在床单里睡过,洁净的环境大大地消耗了我的体力。在一块破花盆碎片下面的对流风里呆着,又使我的翅膀骨受了寒。能够碰到自己的同类,真是太叫我舒心了。"

责任编辑:1